今欲使之滚

这里箐飖,要是不会读的话就叫鸟鸟。
我是个没气文手

从中考结束到现在差不多有十来天没拿过笔了,凌乱手稿应该是没有人看得懂的。算了,还是乖乖码字吧🐵

五一四号房间的最后一次敲门声

三年结束了。

感谢前两年半有你,让我做了个挺不错的梦;感谢这半年看清楚了你,让我扫清了我前途无量的道路上的绊脚石。

你喜欢过谁,烦过谁,跟谁莺莺燕燕过我都挺明白;你觉得魔方标签贴很酷,觉得孙中山像硬币很好笑,我都还记得。

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,很久之前我们处了一个关系叫做鲸海,一个是信任,一个是包容。那段时间你由着我闹,你不回应不掺和,然后我闹够了,发现这些并不关你什么事,也发现原来你也干了好多别的事。我们大概算是关系破裂,我再不需要你来包容,你说的话也好似放屁。

我包容抑郁症群体,但你的抑郁不是伤害别人的理由。

最后,你想发出去也没关系,我早就已经发在社交网络上了,就叫做《五一四号房间的最后一次敲门声...

春安

在学校摸的鱼,上来冒个泡。

字是我的,后期菲比茨干的

要中考了,得退网一个学期了,考完我会回来浪的,文不会坑,也会写新的文,希望各位不要取关。🙏🙏🙏

贺狗鸡的一次“蹲厕”经历

考前说要写,现在终于写完了的小破文。

@我什么时候都想睡觉 的生日贺文!

好了我真的菜爆。


正文以下↓↓


贺天今天下午打球输了,对手明枪暗箭地把他好生羞辱了一番,有几个等他打完球好送上饮料的女生,把本来该送给他的饮料送给了他的对手。


草莓味的,莫关山昨天好像喝过。


说到莫关山,今天贺天本来想去找他一起耍的,但是他们班的女生说他第一节课就被老班叫去办公室了,说是有罚。


贺天寻思着要不去他们班主任办公室那一层的男厕所堵他,毕竟人有三急。


贺天走出教室,还左顾右盼试图能在这里找到莫关山,但他没有。


他翘了一节课,站在厕所的一个隔间里,等着莫关山。


莫关...

因心不正1

开学初写的文,现在补档。


已经过去两天了,喻的石膏还是没有拆下来。


  这是放屁,谁骨折只裹两天石膏?


  班主任钮钴禄左某操办了一场大型换座位活动,曾从靠近前门的角落,换到了靠近后门的角落;喻是按照向左向前移动,又往前坐了一排。


  

  开学至今已有将近一个月,数学已经考完了两次单元测,今天是发成绩的日子。


  按理来说,祁堪盆应该讲卷子的,他确实是讲了,但早晨第一节课总是会让人迷糊的。


  等到下课之后的第三分钟,曾终于因为苦思冥想,也写不出那一道应用题,而捏着那张卷子走到喻身边,想要请教他。


  “杰哥,你这道题会写吗?”曾试探地问正在刷...

Merry Christmas第二弹!🎄🎄🎄

for glory14

我终于更文了。


比赛开始。


“K 是狂剑士,旁边的Fewww是战法,famous是流氓,”grace眼快,看清了向她们叫嚣的人,“Fewww和我打过,挺菜的。”


“是The Kardashians的人,famous和K都是要打挑战赛的,Fewww是他们的公会会长,”karlie说,刚才经过grace的提醒,她想起来在哪里见过那几个熟人。


“Fewww平时是很菜,可是能这么气势汹汹过来的,操作它的人,就不是什么好糊弄的货色,”taylor表现的不太惊讶,满脸写着,“老娘早就知道你们这帮崽子要过来惹事”的神情。...